大咖名流

改革攻坚进行时|深交所发力资本市场改革

  15日,深圳综合改革试点攻坚推进大会召开,在支持资本市场建设先行先试方面,深圳已经取得丰硕成果。

  自去年以来,从实施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到建立新三板挂牌公司转板上市机制,再到深市主板与中小板正式合并,资本市场重磅改革步履不停,无一不彰显着“深圳速度”。在孵化创新支持创业,促进企业做优做强方面,资本市场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是《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以下简称《首批清单》)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2020年4月27日,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历时仅4个月,深交所就完成了各项准备工作,上市委员会、行业咨询专家库和股票发行规范委员会相继设立,建立了企业IPO申报、受理、审核、注册、发行等各项上市审核流程。注册制在创业板成为现实,高效率的改革节奏跑出“深圳速度”。

  同年8月24日,首批18家企业在创业板同步挂牌上市,自此,资本市场改革挺进深水区,创业板迈入注册制时代。成功推动注册制迈向存量市场,创业板改革是资本市场全面改革承上启下的重要环节,为全市场注册制改革探索路径、积累经验。

  今年2月5日,深交所发布《关于启动合并主板与中小板相关准备工作的通知》,两个月之后的4月6日,深市主板和中小板合并落地,深市主板融资功能得到恢复,形成了以主板+创业板构成的市场新格局,总市值超过23万亿元。

  2月26日,深交所与上交所分别发布新三板挂牌公司转板上市办法(试行),对新三板挂牌企业转板创业板、科创板上市的条件、审核机制与程序、上市衔接等进行了规定,正式打通了新三板市场与A股市场的通道。

  6月21日,首批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在交易所上市,拓宽了社会资本投融资渠道,深圳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有望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其中。

  资本市场一系列先行先试的改革给深圳带来了什么?在记者采访中,专家们纷纷指出,通过一系列改革,深交所服务创新创业、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和调整经济结构的重要作用得到充分发挥,包容性更强的资本市场进一步增强深圳的创新优势。

  作为创新创业之城,深圳云集了一大批中小企业,它们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激发创新活力等方面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有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深圳全市中小企业总数为226.1万家,同比增长10.8%;全年新登记中小企业33.3万家,同比增长10.6%。

  中小企业往往处于成长阶段,如果缺乏有效的金融支持,再好的创新技术也很难转化为实际成果。作为股权融资的“主战场”,资本市场不断改革发展,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为建设更完善的投融资循环体系打下了基础。

  注册制落地创业板后,上市审核效率明显提高,企业IPO不必苦等两年甚至三年,拟上市企业的审核进度也及时在交易所公示,一切流程透明公开。

  直接融资效率提升,这切实提高了企业的获得感。作为去年创业板注册制首批挂牌的深圳企业,欧陆通董事长王合球表示,公司去年的IPO进程刚好赶上了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重大机遇,创业板改革实施后平移至深交所审核,整个上市流程高效、公开、可预期,资本市场改革为企业的创新发展带了更多机会。

  “注册制在创业板落地,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成长型企业可以获取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不仅如此,包容性更强的资本市场同时打通了退出通道,对于吸引创投机构支持创新创业企业发展将发挥出重要的牵引作用。”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余凌曲表示。

  除了企业IPO,创业板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同步实施注册制,审核效率及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也得到了显著提升。深交所披露的审核情况显示,仟源医药小额快速再融资项目从提交申请到注册通过用时仅8个工作日,楚天科技重大资产重组项目从申请受理到注册生效用时仅83天。

  对于“建立新三板挂牌公司转板上市机制”,招商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认为,新三板已经并将继续成为贯通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关键枢纽。建立新三板挂牌公司转板上市机制不管是融资功能的改善、市场结构的优化,以及交易定价功能方面的提升,都将有望帮助科技型的创新企业获得较大规模的融资机会,也为深圳更多科技创新型的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余凌曲指出,在注册制改革之前,企业上市的门槛比较高审核流程长,不少深圳的中小企业选择在低一层次的市场新三板或是股权交易中心上市,这对于企业股份制改革、规范化发展起到了孵化的作用。新三板转板制度出台,符合条件的企业将更快接触到更高层次的资本市场,获取更大的估值成长空间。

  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对于增强深圳金融实力同样具有重要意义。在专家看来,深圳应该进一步用好资本市场改革红利,为“双区”建设提供更多动力。

  “在建设金融中心城市的过程中,紧靠深交所资本市场是深圳具备的一个重要优势。发展直接融资方面,深圳创投资本非常活跃,形成了创新资本聚集中心,这是深圳发展金融业的一大支撑性力量。”余凌曲指出,深圳毗邻香港,通过深交所与港交所的互联互通机制,深港金融合作也有了更好的平台。深圳应该抓住资本市场改革机遇,吸引更多国际资本参与市场建设,提高城市国际化水平,提升金融竞争力从而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

  在《首批清单》中,还有不少令市场期待的资本市场改革重要内容。例如,“推出深市股票股指期货,不断丰富股票股指期货产品体系”“完善创新企业境内发行上市制度,推动具有创新引领示范作用的企业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并在深交所上市”。

  当前,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已经为海外红筹企业的回归打下了制度基础,建立健全金融产品体系对于深交所“建设优质创新资本中心和世界一流交易所”的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国内市场衍生品数量上相对于境外成熟市场存在较大差距,目前深圳市场的成交金额已经远远超过上海市场,推出深市股票股指期货有利于进一步提高深圳市场吸引力,为诸多金融机构及投资者提供更为精准风险对冲工具,为市场走上国际化道路打下良好基础。” 南华期货研究所副所长曹扬慧表示。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指出,资本市场的改革发展对于深圳“双区”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在资本市场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随着外资不断流入,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程度也在加深。在推进世界一流交易所建设的过程中,深交所还应该立足深港区位优势,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在改革中拿出更多先行先试的勇气。

  去年8月24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顺利落地,市场近一年来保持平稳运行,取得了显著成效。改革后的创业板坚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理念,真正将选择权交给市场,支持创新创业的定位凸显。

  改革后的创业板在发行上市条件、发行定价、发行节奏方面更加市场化,做到了企业IPO审核过程与审核结果的透明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深交所共受理了725家企业在创业板的发行上市申请,其中,深圳企业达到93家,占到广东省受理企业的半数以上。

  在创业板实施注册制改革后,正式上市的企业达到158家,累计融资超过1200亿元,总市值超过1.8万亿元。其中,深圳上市企业26家,累计融资206亿元,总市值近1900亿元。从创业板实施注册制新上市企业的经营情况来看,2020年的平均净利润为2.5亿元,超6成公司实现了盈利增长,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

  4月6日,深市主板与中小板合并顺利实施,深市形成了层次清晰、各有特色的“主板+创业板”市场体系,能够为处在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类型的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板块合并后,已经有10家企业在深市“新主板”挂牌上市。

  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方面,2020年,深圳新三板挂牌公司资产总额1195.82亿元,净资产577.08亿元,营业收入670.16亿元,净利润44.65亿元,分别实现同比增长8.23%、11.82%、8.17%和37.55%。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的改革成果不仅仅体现在创新企业的融资上,创业板指数在二级市场上同样表现强势。今年以来截至7月16日,创业板指上涨15.72%,相比之下,上证指数同期内上涨1.91%,深证成指上涨3.47%,沪深300指数下跌2.24%。

  深圳综合改革试点的成果在资本市场得到快速显现: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落地实施;深交所主板与中小板合并,时隔21年主板恢复发行上市功能,公募基础设施REITs等。这些改革给资本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又提供了怎样的发展动能?深圳特区报记者采访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院长李维安。

  记者:深圳证券市场近期的一系列重大变革,在业内引发高度关注。您怎样看待这些改革举措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李维安:深圳肩负着探索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道路的重要使命,近年来为推动资本市场创新发展做出了许多有益的尝试,包括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深市主板与中小板平稳落地以及公募基础设施REITs等,这些改革举措对于推动公司治理转型,优化资本市场结构,改善资本市场功能具有重要意义。以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为例,作为我国多层次、多元化资本市场体系重要组成部分,创业板承担着培育创新型企业的重要作用,需要通过治理创新进一步提升其治理有效性。

  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在公司治理方面的影响突出表现为“三个转变,四个强化”,即从行政型治理向经济型治理转变,从入口性治理向过程性治理转变,从强制性治理向自主性治理转变;强化外部治理机制建设,强化投资者权益保护,强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强化创新治理,从而多方位提升了治理的有效性。

  记者:这一系列的改革将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提供怎样的发展动能?

  李维安:证券市场改革的核心是公司治理改革。深圳四十年的改革发展奇迹微观上主要是靠上市公司的支撑,同时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的成功也取决于这批上市公司在治理方面的提升。而深圳证券市场改革有助于完善上市公司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进而全面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的质量。

  为了准确把握深圳市上市公司的治理质量和治理能力,推动上市公司治理的发展和治理能力的提升,2017年-2020年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连续发布《深圳市上市公司治理评价报告》,对深圳市上市公司进行治理评价。从《深圳市上市公司治理评价报告(2020)》结果来看,深圳市上市公司治理整体水平领跑全国,但发展依旧存在一定的不平衡。下一步还应该进一步加快深圳证券市场改革步伐,如推动先行先试的治理突破,建立“三个清单”体系,推动信息披露转型,防范治理风险,补齐中小板治理短板等,以期激发上市公司创新动力,打造深圳治理质量。

  李维安:近几十年来,环境问题愈发严重,人类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成为当前全球面临的最为重要的议题之一。我国提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也使得绿色治理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然而,我国上市公司绿色治理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绿色治理评价指数(CGGI)结果显示,2020年我国上市公司绿色治理指数平均值为55.78,比2019年提高0.27,绿色治理指数整体上偏低。如何推动上市公司绿色治理,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战略目标之一是建设可持续发展先锋,因此深圳应该率先探索推动上市公司绿色治理落地,培育更多可持续发展先锋企业,为粤港澳大湾区以及其他地区积累更多可复制的发展经验。

  为推动深圳上市公司践行绿色治理,先行先试,政府应当强化绿色治理制度供给,完善绿色治理顶层设计:

  一,监管机构尽快出台绿色治理准则。在全球首份《绿色治理准则》(2017)和绿色治理指数的基础上,根据深圳特点,123历史全年图库最快图纸。加快推出适合深圳现阶段绿色治理状况的区域《深圳上市公司绿色治理准则》《深圳上市公司分行业绿色治理准则》等,为不同行业上市公司践行绿色治理提供更具体可行的实践标准,打造“资本市场绿色治理先行示范区”。

  二,推动深圳社会组织等第三方机构参与绿色治理,实现对上市公司等其他主体在绿色治理过程中的监督、评价、协调、教育、培训以及引导等作用。

  记者:您在公司治理领域深耕20多年,您领衔推出的《中国公司治理原则》,被中国证监会的《中国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等吸收借鉴,推出的公司治理评价指数被称为“中国公司治理的晴雨表”,有力推动了我国上市公司治理改革。对于深圳企业,您有什么建议?

  李维安:在数字经济时代,AI头部企业与平台企业融合,已经成为将数据和其他生产要素结合起来的主要组织。从2008年到2018年全球前十大上市企业中平台企业的市值占比从 8.2%上升至77%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9)。得益于营商环境、技术优势、庞大的用户群体与市场规模,深圳孕育了一大批具有强平台特征的巨型企业( 如腾讯、华为等)与独角兽企业( 如大疆、顺丰等),围绕平台经济的诸多新业态、新模式也正在不断涌现,创造出巨大的经济社会价值。数字经济的核心是数据。

  《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也提出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完善数据产权制度,强化数据产权保护,可以使数据为企业带来更大的价值增值。作为国内数据领域首部基础性、综合性立法,近期通过的《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率先在立法中提出“数据权益”,明确自然人对个人数据依法享有人格权益,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对其合法处理数据形成的数据产品和服务享有财产权益,进一步明确了个人数据使用的原则。

  下一步,深圳应在《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基础上,加快探索构建适应AI企业特别是平台型数字企业特点的公司治理准则,引导企业将监管规则内化为合规指引,强化其内部合规治理,推动相关数字企业进行负责任、可持续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