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在线

为何诗词的爱情都很悲苦凄美,看这些诗句就知道了_人

诗词里多出关于“情”的名句,因为诗词本来就是言情(一切情)之物。但凡成千古名句的,只是愁绪。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本来已经让人够惆怅的了,但李商隐偏偏再给你加一句期盼??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何时呢?谁也不知道,因为没有归期,却有此情。有人说,这并非写爱情,但什么情,也禁不住这样的惆怅啊。

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但惹人颠倒。无论是《诗经》还是唐诗,一直到宋词,那救不了的爱情,终究是救不了,而诗词作出来,也不过是一抒胸臆,再悼思念,最终三千丈白发,缘愁似个长!

最终,还是豪放派的苏东坡,说了一句??曲终,觉天风海雨逼人。

是啊,多少曲终,多少天风海雨心中过,却道不出晴。唐诗宋词多少风流名句,也没救得了才子才女们的爱情。柳七秦观,一遍遍念和叹,最终也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秦观还是被称为苏东坡门下转作“女郎诗”的人,李商隐始终尽显儿女情多,结果也是一样。诗词里的爱情,说来话长。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

这是《诗经》里的句子,三千年前人在爱情里的情绪,跟现在几乎没什么区别。你如果真的想我,便是涉水翻山,也来看我。你不想念我,难道没有其他人想?哼!

话说回来,也是她自己太想他,才有这想法,否则也不必“哼哼”了!

毕竟结果是思而不得!辗转反侧的是唱诗的姑娘,那个“子”,那个大猪蹄子,未必是这样的。

这恰恰就是李白说的??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李白《三五七言 / 秋风词》

李白一向以浪漫狂放著称,印象里,他不是求仙问道,便是大醉高歌,也曾“笑入胡姬酒肆中”,那里还有相思门、相思苦。实则李白也是人,长期在外奔波,相思之苦,也曾饱尝。

诗中尽是情层次,重重叠叠都是怨

细算来,在诗歌里,爱情大约有如下几个层次

第一重:相见欢

代表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诗经》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诗经》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司马相如《凤求凰》)

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朱庆余)

这一重的爱情,是情之所起,相见而欢,继而再想见。一见之下,当然是“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的幸福赞叹,然后便想“一生一代一双人”。

第二重:思不得